石齐平的博客
香港凤凰卫视资深评论员
http://shiqp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为什么不见了经济增长具体目标?

2013-12-25 14:30:44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82614 次 | 评论 0 条

为什么不见了经济增长具体目标?

         ——关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“合理增长”的解读

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了,除了强调要坚持“稳中求进,改革创新”,统筹“稳增长、调结构、促改革”之外,还指出要“全面认识持续健康发展和产生总值增长的关系,保持GDP的合理增长”。我认为这次会议结论最值得注意的是最后一句,也就是提出了“合理增长”这个概念。

跟过往一样,会前各方最关注的焦点之一,是明(2014)年的具体增长目标会定在哪里?7.5%?还是7%?结果猜测都落空了。这次的会议公报竟然前所未见的没有披露具体的GDP增长目标,却见到了一个新的提法:“合理增长”。这是怎么回事,如何解读?我的解读是,中国经改摸着石头过河摸了35年,终于摸过河了。

18届三中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《决定》谈起吧。我曾指出,这份全长2万字,包括了60项改革任务的文件中,最重要的一句就是“市场必须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性的作用”。意思是终于认识到了市场的作用必须是“决定性”的,而不只是“基础性”的。

市场必须起到决定性的作用,在微观层面比较容易理解,其中涵义之一就是政府必须放开对所有价格(无论是商品价格还是要素价格)的管制与干预,让所有价格均由市场的供与需来决定。但就宏观层面而言,就必须另为解读。

一般认为,一国在宏观经济发展上有着众多追求的目标,例如GDP增长、就业增长、物价平稳、环境良好、金融安定、分配改善等等,问题是相关经济政策(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)在追求这些目标时,这些目标彼此间经常在着矛盾关系。也就是某一些有利于实现某一目标时往往却不利于另一目标。这其间,GDP增长除了与就业增长比较一致外,与其他众多目标则多存在着抵触关系,此即为经济政策的抵换(trade off)概念——你要这个就不能不牺牲那个。设若我们将GDP视为A目标,其他如物价、环境等视为B目标,那末在没有任何政策可以同时实现达到两个目标的情况下,最多只能将其中之一视作为目标。过去的做法,显然是不甚明白这个道理,把AB均当作目标,但实际上,心中却多以GDP挂帅,“以GDP论英雄”,于是政策运作的结果当然就成就了GDP,却也产生了很诸多发展后遗症。近年来,大家都注意到了这些问题,也出现了不少反思,最具代表性的,就是有关要“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”的提法。反思是必要的,提法也是正确的,但几年下来,效果却是不明显的,核心关键就是在还没有理顺“持续健康发展”与“生产总值增长”的关系。

现在,似乎逐渐摸出了头绪了。开始认识到、理解到“GDP增长”与一众“持续健康发展”其实并不经常存在着一致的、同步的、同向的关系,必须在两者之间作出取舍,于是习近平的“不以GDP论英雄”就成了18届三中《决定》的新的发展理念,并通过全面深化改革,从中央到地方推动落实。而更令人欣慰的是,这样的发展理念与思路的调整,也终于体现到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及相关的结论与文件之中,不再具体设定GDP增长的具体目标了。因为,根据市场经济的理论逻辑,当“持续健康发展”成为一个更优先的目标时,就不能同时也把“GDP增长”列为目标。GDP究竟能增长多少,只能由“市场”决定,当然是越多越好,却不能因此而抵触“持续健康增长”更优先目标的达成。所以,可以并且只能以期待的是:GDP的“合理增长”。

可以留意到的是,一众成熟的市场经济的发达国家,其实都不会也不曾“设定”GDP增长的具体目标的,他们提出的都是“预测值”概念而非“目标值”概念,两者之不同,折射的是对市场经济的不同领悟与修为。

1949年以后的新中国,受前苏联影响,搞了100%高纯度的计划经济,一搞30年,不通。1979年邓小平转为改革开放,1992年正式走上市场经济,但思想解放不易,残余的计划经济始终未能去之殆尽,时隐时现。摸着石头过河,一摸35年,18届三中总算有了真正透澈的认识了——应该说,摸过河啦!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全球新贸易王国诞生的省思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新两岸关系VS.旧两岸关系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石齐平

台湾大学经济系、经研所毕业。曾任台湾海基会首任副秘书长、台湾当局“经建会”专门委员及参事。现为香港凤凰卫视资深评论员,同时也是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及亚太研究所荣誉研究员,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客座教授。

广而告之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